第133章 扬名和潜行(三章合一)_我说了我会时光倒流
笔趣阁 > 我说了我会时光倒流 > 第133章 扬名和潜行(三章合一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33章 扬名和潜行(三章合一)

  第133章扬名和潜行(三章合一)

  “反清会的会长吗?”

  带着心中的好奇,林星离开了反清会的据点。

  “接触到这个会长,应该能了解更多关于太清门的事情了。”

  “接下来的道路会越发危险……”

  一想到这里,林星就感觉自己心中竟然有种莫名的兴奋。

  回想自己一次又一次在时光倒流后的厮杀,他就像是一个徘徊在战场多年的战士,在不死的路上不断制造着重复的杀戮。

  他已经越来越习惯这种状态,甚至开始期待那些更新鲜的危险。

  林星有时候觉得,若不是太多次的时光倒流会影响到他的记忆,妨碍他的日常生活,他也许已经渐渐沉迷在其中了。

  “必须要警惕这种变化。”

  林星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:“时光倒流,不能成为我肆无忌惮的底线,我是一个守法公民,不是镜世界的疯子,从不会无缘无故乱杀人……”

  路过太清门附近时,林星能听到一阵阵人声从远处传来,显然都是从太清门的擂台大比那里传来的。

  “也不知道白师傅怎么样了。”

  当天下午,林星正在客栈内修炼灵视,跨过几层墙壁,远远便看到了正走回客栈的傀儡少女和赵婉兮。

  “老祖你今天太厉害了,一连五场都是秒杀对手!”

  “他们一开始还看不起你,最后你走的时候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!”

  傀儡少女清冷的声音传来:“低调,记得要低调,我叫伱买我赢的你买了吗?”

  赵婉兮兴奋地说道:“买了买了,这次赚了好多!”

  傀儡少女的声音依旧平淡清冷:“明天还是按我说的买,有输有赢,反正怎么赚怎么来。”

  赵婉兮疑惑道:“老祖你准备要故意打输?”

  傀儡少女压低声音说道:“反正明天输个一两场也不影响晋级,总不能和银子过不去。你放心,以老祖我的惊世智慧,保证没人能看出来我假打。”

  “对了,一会进房间了别说这个事情。”

  赵婉兮小声问道:“要瞒着师兄?”

  傀儡少女解释道:“你师兄脑子不太清醒,听到我们搞这个说不定又会唠叨,烦死人了。”

  “你一会进去了以后,就随便说说我今天的表现就行了。”

  “不要太刻意,就照实说就行了。”

  随着房门打开,林星看了一眼走进房间的两人,随口问道:“白师傅,比的还算顺利吗?”

  猫玩偶看着一旁的赵婉兮,心中暗道:“赶紧吹我啊,让林星这小子知道师父的厉害。”

  另一边的赵婉兮说道:“老祖今天可威风了……”

  听着赵婉兮的吹捧,傀儡少女淡淡道:“唉,都是些晚辈而已,不值一提。”

  片刻之后,留下兴奋的白依依和赵婉兮继续商量明天擂台比武的事情,林星则离开客栈,按着一张纸条上的地址在清天城内一阵寻找。

  终于在一片密集的矮楼中找到了地方。

  两旁的街道看上去歪七扭八,毫无美感的矮楼一间一间挤在了一起,占尽了四周围每一寸的空间。

  林星走入一间两层的小楼中,能听到一楼的一个个房间里传来传来各种吵闹声。

  他来到二楼,朝着一间房门前敲了敲,片刻后一个女人的脑袋便从门后伸了出来。

  凌玉芬微微一愣,接着开心地笑了起来:“你又有事情要打听?”

  眼前的女人正是之前林星找过的太清门弟子,他今天顺着对方给的地址找过来就是想要探听些情报。

  主要便是关于太清门交易记忆的具体细节,特别是一些其中的安全问题,这方面反清会也所知不多。

  但林星在反清会知道了另一个消息,那就是太清门的一部分弟子,是拥有交易记忆的资格的。

  林星想着就算凌玉芬不知道相关内幕,也可以介绍更高级的弟子给他。

  顺着门缝能看到对方屋内的局促,林星有些意外道:“你住这?不住太清门里吗?”

  “你先等我一下。”凌玉芬关上了门,接着一阵脚步声和翻找东西、换上衣服的声音传来。

  门再次打开,重新穿好了太清门弟子服的她走了出来,顺便关上了门。

  “这边太吵了,我们去街对面的茶馆说话。”

  一路上,凌玉芬也回答了林星的问题:“门里的寝所太贵了,一把月就要80两银子,你看我在这里租间房一个月才10两。”

  林星在镜世界也算待了不短时间,特别是走南闯北一路下来,对于各地的物价算是有点了解。

  听到这个价格,也有些惊讶:“10两银子一个月?才这么大点地方?不便宜啊。”

  凌玉芬笑笑:“这可是清天城,光是不用担心军阀战乱,每年就有多少人逃过来了。更别提还有每年想要过来学武的人了。”

  “10两银子的房,都找了我半个月了。”

  说话间,林星和凌玉芬已经走进了茶馆,找了个偏僻角落坐下。

  林星好奇问道:“太清门的弟子负担都这么大?能赚回来吗?”

  凌玉芬说道:“等出师了就好了,凭借太清门的招牌还有武功,不论是去从军,加入帮派,还是开武馆,进镖局,都能赚不少。”

  “当然,最好的情况还是留在太清门里当上教头。”

  说到这里的时候,林星感觉到凌玉芬眼中似乎有光在闪过。

  “清天城外面一片乱世,就算武艺再是高强,刀头舔血也终究危险。”凌玉芬一脸向往地说道:“但若是能留在太清门里当上教头,每个月给弟子们上上课,在外面武馆挂个名,就足够日常开销和还学费了。”

  “关键是太清门安全啊,不像其他地方就算安稳几年,也担心突然就又掀起战乱。”

  “我要是能当上教头,就再把爹娘还有弟弟妹妹都接过来……”

  凌玉芬突然微微一愣,感觉自己说自己的事情有些说太多了,于是她有些尴尬地说道:“你今天有什么要问的?”

  林星说道:“你知道记忆交易的事情吗?”

  凌玉芬压低声音说道:“你是从哪里听到这个事情的?”

  林星看到对方这副样子,心道有戏,于是说道:“我是听一个太清门的外门弟子说的,这是真的吗?”

  林星又接着说道:“我是诚心想做这个生意,不知道你了解不了解?。”

  凌玉芬想了想说道:“还好你今天是问了我,我告诉你这种事情在外面任何地方,太清门都是绝对不会承认的,因为这种事情会犯其他很多门派的忌讳。”

  “如果你想要买记忆的话,就更别想了。”

  “我说实话你不要介意,你应该还不够格。”

  林星看着凌玉芬说道:“那我想知道一点关于交易记忆的细节呢?”

  “比如说,过程是怎么样?会不会对人有坏处,还有如果我贩卖记忆的话,能不能知道哪些记忆被抽走了……”

  听着林星的问题,凌玉芬想了想说道:“这个……”

  太清门中对于部分弟子是开放了买卖记忆的渠道的,眼前的凌玉芬便是如此。

  但一方面因为自身的财务状况比较糟糕,另一方面又因为心理上的别扭,她一直没有尝试过这种交易。

  此刻听到林星的这个问题,她一时间也有些答不出来。

  凌玉芬说道:“你愿意出多少银子?说不定能帮你打听一下。”

  林星想了想从景诗语那里借来的银子,开价道:“我可以出二百两。”

  只是到门中打听一下记忆交易的细节就能够赚到二百两银子,凌玉芬瞬间便心动了。

  很快双方的交易便直接达成,林星将想要询问的问题写在了纸上,交给了凌玉芬。

  走出茶馆的时候,一抹火红色在他的视线中闪过。

  林星好奇地转头望去,发现又是那个有着一头火红色长发的女人。

  一旁的凌玉芬也看到这一幕,羡慕地说道:“那是星霄教的穆天娇。”

  林星心中一惊:“星霄教?”

  凌玉芬点点头:“穆天娇可是星霄教掌教的徒弟,前两天我还在太清门里见过她。”

  林星心中暗道:“星霄教竟然离我这么近?还好我带了人皮面具。”

  “果然探听情报的同时,实力的提升也不能放下,接下来我在太清门的行动,说不定就要同时对上这两家的高手……”

  ……

  第二天,太清门的擂台比武更加热闹,也更加激烈。

  傀儡少女和赵婉兮刚刚来到广场上,便看到许多人都看向了他们,或是窃窃私语、或是指指点点。

  “你们看,那个女的莫非就是冷面罗刹白一一?”

  “据说她出剑快若迅雷,到现在遇到对手还没用过第二招。”

  听着四周围人们的议论,白依依心中感觉到一丝兴奋:“嘿嘿,我有外号了。”

  一旁的赵婉兮惊讶道:“老祖,才一天你就有外号了?”

  傀儡少女点了点头,淡淡道:“武林之中就是这样,喜欢给人取外号。”

  “不过你可别小看外号。这东西常常能说明一个人的武林地位,还能提升威慑力,一个好的外号不但威慑力强,传得也广,名头就更容易响起来,到时候还能反过来增加武林地位。”

  “外号和外号也不一样,像那些自己报上自己外号的,一般都是自己起的,根本没名气,这才需要自己喊出来,这种档次最低。”

  “真正的强者就不需要这样,你看我今日所到之处,口都不用开,周围便有人叫到:这莫非便是冷面罗刹白一一?这就叫面子。”

  但就在下一刻,人们的目光已经转到了其他方向。

  “你们看!是太清神秀,小神剑任照天来了!”

  “听说他昨日连胜五场,一招未出。因为每个对手看到是他都直接投降了!”

  看到人群都朝着另一边拥去,赵婉兮好奇道:“这人是有两个外号?是不是说他名气更大。”

  白依依心中冷哼一声,傀儡少女淡淡道:“你要记住行走江湖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不能光看一个人的外号,有时候很多高手实力虽然强大,却很低调,不会去追求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。”

  随着太清门的擂台大比火爆进行,一个个实力高强的武者也在这个过程中开始扬名,让无数观众心生感慨。

  ……

  而另一边,林星则没有去管外界的风风雨雨,继续潜藏在黑暗之中,为了达成自身的目的默默前行。

 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。

  他再次来到反清会的酒楼,便看到贺三春早已经等在了这里。

  对方一看到林星便热情地说道:“林公子,本来会长决定了今天要来见你的。”

  “不过临时出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会长现在已经赶了过去。”

  他有些为难地说道:“会长说如果你急着见他,可以赶过去。”

  “不过他这次要做的事情非常危险,你若是不愿意……”

  “我愿意。”林星握着对方的手说道:“我等待这样的机会已经好几天了,告诉我在哪里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

  贺三春说道:“这次会长要做的是独闯太清门外门的总部,必然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  林星笑了:“那我更加去定了。”

  贺三春有些震惊地看着林星,心中暗道:“这家伙的家人一定被太清门外门骗了很多钱……”

  半个时辰之后,林星跟着对方来到城北的一处小院里。

  一进入小院之中,便看到一名丰神俊朗的男人站在了院子中央。

  男人看上去四十多岁,但身形匀称,脸庞看上去也保留着年轻时的俊秀,眉宇之间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霸气。

  看到林星后,他哈哈一笑:“林坤兄弟,我听老贺谈到你好几次了。”

  林星好奇道:“你就是反清会会长?”

  男人淡淡点头:“不才,正是区区在下。”

  林星有些迫不及待道:“那太清门外门的总部在哪里?我们什么时候过去?”

  “林坤老弟真是胆识过人,性情如火。”

  会长却是笑着安抚道:“不过现在还不急,我先跟你说一说我今天要做的事情。”

  “太清门外门总部,其实一直就在这里附近,只不过那总部里一直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。”

  “但你上次刺杀了师月生的事情,在外门中引起了很大震动,今天他们决定在总部召开一次集会,一方面安抚人心,另一方面则想要趁机敛财。”

  “这一次的外门聚会起码有三四百人,一传升华的高手起码也有五个以上。”

  “而我今日打算要做的事情,便是绑走主持这场大会的向天奇,这人乃是外门的二品,在外门之中有着极高的威望,更是害了不知道多少人家破人亡。”

  “不过此人和另外一位太清门的二品一样,平时深居简出,行踪成迷,我一直没能找到他。”

  “这次若是将他绑走,必然能极大震慑太清门外门,鼓舞城中众多反抗者的心气。”

  “特别是此人还掌握着太清门外门的许多秘密,也许能让许多已经状如疯魔的外门弟子恢复正常。”

  会长坦然道:“但此行十死一生,林贤弟你若是心存顾虑的话……”

  一旁的贺三春听着会长的这些话,每听一句便感觉到一阵困难,听完了以后只觉得此行无比艰险,想着若是自己的话,恐怕早就已经心生退意。

  而林坤这才加入了反清会多久时间?就算太清门外门真的坑了他们家很多钱,他应该也不至于……

  另一边,林星早已经等得有些心急,看会长说完了之后,便直接开口说道:“说完了?说完了就走吧。”

  听到林星如此果断坚定,一旁的贺三春忍不住再一次露出惊讶之色,心中暗道:“看样子太清门外门不止是坑了他们家很多钱,应该还害死了他们家不少人命,和林坤有血海深仇。”

  会长也有些惊讶地看着林星,因为他感觉自己在林星的眼中似乎看不出一点点的害怕,他忍不住问道:“此去有性命之忧,林贤弟难道一点也不怕吗?”

  林星坦荡道:“林某从不知死为何物,又如何害怕?”

  “会长你也不用再试探我,我平生最是嫉恶如仇,你若是不相信我,可以告诉我地点,我自己一人也可以去绑走那向天奇。”

  贺三春和会长都有些佩服地看着林星,会长更是叹气赞道:“想不到林贤弟竟是如此豪杰,这么一说,倒是显得我小家子气了。”

  “今日,我便和林贤弟联手共闯这龙潭虎穴。”

  贺三春看着两人言谈间散发出来的英雄气概,只觉得自己脑袋里也跟着一阵热血上涌。

  他站在一旁张了张嘴,想要说自己也要一同前往。

  但脑海中不断泛起此行的种种危险,就好像是嘴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堵住了一样,最终都无法说出一个字来。

  这一刻,他看着林星和会长的眼中崇敬之色更浓。

  ……

  太清门的广场前。

  斩邪宗的杜创面色阴沉,本来心想着太清门比武大擂聚集了众多强者,说不定也能找到林星一行人。

  就算找不到,也能看看这擂台大比上出现的高手,增长下阅历见闻。

  哪知道在这里等了半天,却始终不见那几位已经和他约好了的同门过来。

  杜创看着一旁的弟子说道:“你师叔、师伯他们呢?”

  少年无奈道:“师伯他们都已经去参加今天太清门外门的大会了。”

  杜创恼道:“他们不是答应了过来这边么?怎么又去参加那什么大会了。”

  少年叹气道:“还不是师父你反对他们过去,师伯他们就瞒着你偷偷去了。”

  “师父,你真的也该去看看,就试着参加一次大会,就试一次,你就明白了。”

  ……

  清天城城北有一个庄子内,平日里冷冷清清没几个人。

  这天下午,庄内却是熙熙攘攘,汇聚了大量太清门外门的武者。

  会长带着林星爬到一处屋顶上,看着远处庄内的景象说道:“今天这里聚了外门的好几百人。这还是因为太清门的擂台大比在进行,不然人数必然要更多。”

  林星的目光在现场扫了一圈,立刻就被一名中年大汉吸引了注意力,正是之前与他交手了无数次的斩邪宗李兆。

  对方的整整七门技艺升华让他印象深刻的,实力之强大在他所遇到的一传强者中足以排在最前列。

  ‘要是不用大日炎龙的话,我根本杀不死他。’

  又看了李兆的身边,林星发现似乎对方还有同伴也来参加了这次外门的聚会。

  看到这里的林星暗暗点头:“这场大会果然危险,这下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了。”

  灵视(三层55%)→(三层92%)

  会长突然感觉到身旁林星的气息一阵急促,转过头看去就发现对方看上去神色萎靡,一脸颓然的模样。

  会长心中忍不住叹道:“唉,还以为这林坤真的悍不畏死,想不到才站在这里就被里面的声势给惊到了。“

  他摇了摇头,眼中闪过一丝难掩的失望:“此人非是真豪杰,一会还是让他回去吧。”

  此刻,李兆站在其中一角,正向自己的一位师弟和另一位师妹说着什么。

  “太清门可是天下九大门派之一,这种金字招牌总不会倒吧?”

  “我们这些年四处寻找邪祟,镇压邪祟是为了什么?难道你们还真以为是斩邪除恶?你们脑子进水了?”

  “我早就看穿了,邪祟再恶能恶的过人?当世那些军阀、掌门、教主……哪个杀的人不比邪祟多了?有谁对付他们了?”

  “这世道,拳头够硬,势力够大,才能活的安稳。像我们拼了这么多年,救了那么多人,活得却象条狗一样,有什么意思?”

  “师弟,师妹,我真的是不想看你们像我一样蹉跎半生,最后还居无定所,老无所依。”

  说着,他拿出两张纸来:“只要交了这一百两,你们也都是太清门的人了。以后在外门好好干个几年,等在清天城买了房,就再也不用像过去这么风里来雨里去的奔波了。”

  李兆的师妹名叫蒋嫒,看上去大概三十多岁,

  虽然相貌普通,皮肤也因为从小奔波还显得有些粗燥,但常年修炼和战斗让她自有一种英武、飒爽的气质。

  此刻蒋嫒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师兄,对方的言谈举止之间,让她感觉到了一种对太清门外门不正常的狂热。

  “师兄。”蒋嫒劝道:“这太清门外门,我总觉得有些邪门,我们还是先回去从长计议吧?”

  另一旁的师弟则是一名看上去有些木讷的瘦高个,此刻也跟着劝道:“师兄,我觉得杜创师兄说的没错,这外门里的水很深,我们把握不住。”

  李兆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两人:“还杜创,那小子带我们追个小鬼追了这么久,得什么好了?就算追上了,宰了那小鬼,抢了遗物,又能如何?”

  “现在这才是给你们改变人生的机会,你们怎么就把握不住?”

  “那这样,你们留下来开一次会,开一次会你们就明白了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95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95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